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绿野小说血蝠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5:27: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本故事纯属虚构)    题记:传说中,西域有一种血蝙蝠,成形前它可以钻进人的血管里慢慢吸取人的血液,直到成熟那一天便从人的身体里破体而出,血蝙蝠的毒性极大,被它一沾染,必死无疑。  (一)    晚秋季节的昼夜温差在南方这个城市显得特别大,白天的日头还是那样毒辣辣,照在人的肌肤上都有一种焦灼的刺痛感觉;而到了晚上,从海上吹来的风已经有了种冷瑟瑟的寒意,特别是傍晚的那场雨过后,刚下夜班从温暖的酒店里出来的美玲,乍让这风一吹也不禁连连打了几个寒颤,她情不自禁地将双手交叉抱着肩,冷得缩头含肩,她身上的秋衣的确太单薄了,抵御不了深秋夜晚里的寒意。  “嗤”的一阵汽车刹车声在她身后响起。  美玲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一让,定睛一看,一辆黑色凯美瑞在自己面前稳稳停下,车窗落下,只见季全满脸笑容地看着她:“还愣着做啥,快进来,看你穿得这么单薄的!”  坐进暖和的车厢里,看着身边这个并不真正属于自己的男人,美玲这时候真的是有些被感动了。  “刚开完会,知道你今晚值小夜班,所以特地过来接你回去。”  “嗯。”  他的话是这样说,美玲却不会去当真。说实在的,美玲也不明白自己对季全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如果说没有感情吧,这三年多的时间,上千个日子的同床共枕,自己就是一块冰也会被他融化了。但是,在自己的心里,却从来没有去盼望过他会选择跟他的老婆离婚来迎娶自己。   或许,或许是……算了,不去想他了。美玲心里暗自叹气。  “清水湾公寓”到了,小区的自动门今晚还没有关闭,季全将车直接开到c栋楼下,美玲住在12楼,这是季全租给她住的。  小区的电动门坏了,维修工还没到,保安牛大成不得不一直守在门岗房里不能离开,心里有些窝火。这时看到一辆轿车从大门口飞快地开进去,没有减缓车速。“牛什么?妈的。”牛大成忿忿地骂了句,站了起来,从桌上拿起一把强力多功能手电筒,经过门口的时候,抬手将墙壁上挂着的警棒取下来,慢慢地向c栋方向巡逻而去。才走到小区中央的喷水池边,牛大成便听到有人在那里争执着什么,他躲在一棵绿化树后探身一看,吵架的是刚刚才开车进来的那俩人,一男一女在电梯门前争执着些什么,因为自己的距离有点远加上逆风,所以牛大成听得不是很清楚,隐隐约约的只能听见那男人好像在向女人索讨什么,女人却不给他。两人争着,女人一扭身自己进了电梯,男人急忙也跟了进去。牛大成认得这女孩,二十四五岁,在滨州大酒店上班。和她争执的男人,他也认得,虽然他们常以夫妻自居,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夫妻”的名称只是“包装”而已,这种事小区里多去了,见怪不怪,没有谁会认真去查验他们有没有结婚证什么的,只要你物业费不欠,其他的闲事谁也不会去狗咬耗子。所以,牛大成一看是他们也就没有多去理会了,自顾自地往小区的其它地方巡查去。转了一圈之后,忽然感觉肚子有些难受,连忙就近跑到清洁房的卫生间,才一蹲下就稀里哗啦地拉起肚子来。牛大成捂着肚子,哼着,想了想,猜着可能是晚上吃了小区门边那家烧烤摊上的不净食物,一想到这不由愤愤地骂了几句,盘算着明天再碰到那小贩如何得都找他理论理论讨个说法。正想着,对讲机响了,是门岗的同事通知他维修工来了。牛大成急急忙忙地擦净了屁股,拉起裤子,洗了洗手,急匆匆地赶来。  电动门只是因为轨道被卡住,没有多大问题,稍微一清理,加加润滑油就好了,维修工将自动门开开关关调试了几回,不见再有其它的什么毛病,待牛大成在维修单上签了字就骑上电动车去了。   牛大成刚刚在保安室的椅上坐下,从裤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刚才那个维修工请他的那一根香烟,一辆白色宝马车就停在门口,车窗落下,开车的是一个年轻少妇,她笑笑地摇摇手示意。这人牛大成认识,是E栋的2202号寓所的业主,年纪不大,估计不到三十岁,长得非常俏丽,每次她来总会引得牛大成双眼发直。但是她这里的住所,她并不经常来,今儿也不知怎么回事这么晚了才来。牛大成暗暗嘀咕着,却丝毫不敢怠慢,打开门,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双脚立正向她行了个军礼。待她去后,才将门关上,却又听见车的引擎声,他回身一看,是方才与方美玲吵架的男人出来了,只是这个时候开出来的汽车上只有他一个人,牛大成将门打开让他出去。  来来回回这样一折腾,都已经快凌晨三点了。牛大成晕晕乎乎地靠在保安室的椅上,眼皮不觉渐渐地重了起来。   忽然,一阵凄厉的叫声由远而近,好像是夜猫求偶的呜咽,又似夜鸟惊飞的鸣叫……牛大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人从保安室窗前飘过,在经过窗口时回头看了他一眼,隐约中可见她那凌乱的散发里面是一张惨白得没有半点血色的脸,青森森的,好不吓人。一阵风吹过,撩起她遮住脸的乱发,牛大成不觉一惊,这不是C栋12楼的方美玲吗?  牛大成浑身一震,醒了,揉揉双眼定睛一看,窗外一切如旧,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动静。    滨海市公安局,魏铁军刚刚将办公室的自己的东西打包起来,萧铉领着刑警队的几个骨干队员便进来了,这些人都是魏铁军的老部下。萧铉一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魏铁军感觉自己的双眼酸涨酸涨的,一种情绪始终在温暖着自己的心窝,这种情绪就是战友的生死之谊。看着刑警队里这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加兄弟,他非常舍不得离开他们,可是警令如山,丝毫由不得自己儿女情长。  他从萧铉的拥抱中挣扎出来,抬手打了萧铉一拳,笑骂道:“别婆婆妈妈的,又不是生离死别,整得像情人分手似的,让人看了笑话。”  办公室的这种离情别绪让他的玩笑稍稍地冲淡了些。  刚刚侦破完滨江“飞车党”黑社会性质案,打掉了这个横行滨江市郊区近十年的黑恶团伙,但还没让自己喘过口气来,省厅的调令就下来了,调自己去省刑侦总队任副总队长,昨晚局里才搞了个告别仪式,今天本想悄悄地走,没想到还是躲不过自己这些战友的眼睛。  萧铉让一个队员帮忙拿上行李,说是行李,其实也就是包衣服,还有日常用物。魏铁军跟随他们走到门外不禁愣住了,所有在局里没有出外勤的民警,从廊里到局大门整整齐齐地站立成两排,目视着这位可以为战友挡子弹的支队长。  “敬礼!”  只听萧铉一声令下,在场所有的警察动作整齐划一地向魏铁军行了一个军礼。魏铁军立正,回礼,感动的热泪再也抑制不住,直在他的眼眶里滚动着。  “老魏啊!”局长张国栋迎了上来,一把紧紧地握住魏铁军的手,握了几握,深情地说道:“真的非常舍不得你走!”  “我也不想走。这里毕竟是我工作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呀,有感情啊!”  的的确确,魏铁军从警校出来就在这里没有挪过地方。但是,千里搭长棚,天下没有个不散的宴席。俗语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祖国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安家!服从命令,这是一个人民警察应尽的天职。魏铁军与大家从警局里出来,依依不舍地告了别,然后上车,但他的车门还没有关上,就见刑侦支队重案组的小刘奔了过来,向张国栋和代理支队长萧铉报告说“清水湾”发生了一起命案。  这个案件发生得非常不是时候,才刚刚破获了“飞车党”黑社会性质案,市里一些充当黑势力保护伞的官员也落了马,这在滨州不亚于一场大地震,偏在这个节骨眼市委书记也去北京“治病”,日常事务全由市委副书记兼市长龚云天全权主持。在这非常时期,保持稳定是市里工作的重中之重,没想到偏偏就在这时发生了这么一起凶杀命案,不免引人浮想联翩。对这些,谁都可以猜疑乱想,而对张国栋,萧铉他们却不能,案件可以大胆推理,却得小心认证,取得证据之前是不可以胡乱猜疑的。  “清水湾小区”是本市有名的一个住宅小区,而以一个“滨州大酒店”领班的身份与正常收入是租不起这套房子的,但是通过对报案人,也就是方美玲租住的这所公寓的房东进行询问,以及对物业登记查看都是以死者方美玲身份承租的,这背后显然另有人在暗中替她支付。对这个情况,办案人员对房东、物业经理和昨晚的当班保安进行分别调查询问。说来也巧,一早房东就按约定来取租金,可是门铃怎么按也没有人开门,手机又一直在屋里响个不停。房东是那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心比较细,赶忙去保安室查询,了解到了人还没有出去(小区住户进出均有登记以备查询),这才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连同保安和物业管理员一同上楼,取来备用的另外一套钥匙打开房门,人刚进去就被里面的血腥场面给吓得魂飞魄散。  萧铉从询问房东的那个房间出来,到方美玲的房间里转转看看,他的妻子、法医林茹正聚精会神地在尸体上细细地观察取证。  “有什么发现吗?”  林茹直起身来看着他,亮了亮手里的“证物收集袋”,说:“通过勘察,从留在死者阴道口的精液新鲜度来看,可以断定死者生前有过性行为,我已经提取并保存起来,以后可以进行DNA比对。但是,在这里却发现有一个疑问。”她抬头看了看自己的丈夫,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鼓励,于是接着说道:“正常的性交射精后,精液应该大部分在阴道里面,阴道口残存的部分不会很多。但在死者这里却发现,精液大部分在阴道口,而且很集中,这与正常的性交情况不符。当然,也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体外射精。但是,通过对死者遗物的搜查,她的身边备有避孕套,这也就说明了死者是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在这里就有了个疑问。如果说,死者生前与这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为什么不带避孕套而采取体外射精这种不符合常理的行为呢?”  “说得有理。但是,可能有这种情况吗?就是两人本来并没有准备性交,后来情欲躁动难于自抑,或者男人强行与死者进行性交?”  “后面的假设可以排除。如果是强行,两人必然有激烈的挣扎和反抗,身上与房间里都会留下这些痕迹,而经过检测在死者的身上没有发现挣扎扭搏时留下的痕迹。所以,这个设定可以排除,而前者的假设虽然有可能,但是在第二个疑问中也可以被排除了,因为死者是死于头部遭受钝器的重击致死的。我们在这里来一个假设:假设死者性交后准备去梳洗时被杀,那么在她的身体下部和睡衣下部必然沾满精液,而在死者阴道口发现的精液却是较为集中的,这就说明死者不曾起来过。”  “你是说,凶手是先杀了人,然后污辱尸体?”  “从目前来分析,我比较认同这种推设。”  “好,你继续勘察,我去其它地方看看。”  萧铉进来时,小区的保安牛大成正讲得眉飞色舞唾沫横飞:“俺听到有人在争执,于是躲在绿化树背后看去,是c栋1208的住户与她的‘老公’在争吵,他们没有动手,两人在电梯门前吵了一会就先后上了楼。我看看没有什么情况就去其它的地方巡逻了。”说着,很遗憾地用手在自己的大腿上重重一拍,道:“早知道,俺跟上楼去看看,这起惨案说不定就可以避免了。”  “那你知道方美玲‘老公’的姓名、地址、工作单位吗?”  “嘿嘿,你们也知道,俺们这里只登记了业主和租住人的姓名、籍贯等,至于那个男人,俺还真不知道。”  “那你可以认出来吗?”  “这个当然可以。对了,你们可以去小区的监控调取录像资料。”  萧铉点了点头,便跟着牛大成来到小区的监控室,将昨晚的录像调了出来。  “就是他。”牛大成指着录像里的男人大声囔着。  “季全?”  这个叫季全的男人,萧铉是认识的,他是滨江市的市委秘书长,正是他开着汽车送死者方美玲回来的,通过保安以及其他的一些相关的人员的指认,可以认定季全就是死者方美玲的“老公”。但是,季全是已婚男人,死者显然是季全在这里金屋藏娇的“外室”。由于案情重大,又渋及到市委高层,萧铉一边让办案人员以及所有证人对此事严格保密,一边急急忙忙地赶回局里,向局长张国栋汇报。  案情关系重大,张国栋听完汇报后,立即向主持市里日常工作的市长龚云天电话汇报,然后根据指示安排,由公安局进行布控,以防季全外逃,一方面派出人员与纪检委的工作人员对季全进行问询。当萧铉与纪检委的办案人员来到季全家里时,他才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被叫起来,一听说发生了这案件,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对季全的抓捕倒是很轻松,但是在对其进行审讯时却没有这么轻松。他倒是很坦然地承认与死者方美玲的非法同居关系,也承认昨晚送方美玲回去,但却死也不承认自己杀死了方美玲,也表示昨晚并没有与她发生性关系。  几番审讯下来,季全死活就是不承认当晚与方美玲有过性关系,更不承认谋杀方美玲。当然,没有一个嫌疑犯会痛痛快快地自我招供的,既然如此唯有拿出铁的事实方能让其心服口服。市委、市纪检委与市公安局成立了一个联合调查组,为的就是将这个案件办成一个铁案。这句话也是龚云天市长在调查组成立那天亲临公安局所讲的话。 共 2131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附睾结核患者应重视的饮食禁忌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

猜你喜欢

心路9 星梦1 小别离4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网红 医药零售软件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