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江南一个97岁老人回忆他历经的淮海战役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33:1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2017年3月13日下午,利川市团堡镇沙地沟村97岁老人因病与世长辞。我是老人生前友好,为悼念这位一生坎坷,历经艰难,勤劳忠厚,出入生死,富有个性,历经新旧两重天,走过跨世纪的老人,我把在五年前老人与我交谈的关于他的一段往事整理出来。供大家欣赏,也许对你的人生有一些启迪和教益。  老人姓唐名国财,1920年生,祖籍湖南常德,父亲唐华科,一个勤劳的庄稼人。清宣统二十二年(1896年)湖南各地都发生持续大旱灾,乡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唐华科的父亲病故,为维持一家十口人生计,二十八岁的唐华科带着一家逃荒到湖北利川的毛坝,在一个叫善泥坝的山湾里,租种地主杨世云的七八亩薄地,唐华科自己又外出做些木匠手艺,暂时在毛坝安定下来。进入民国十年后,毛坝一带土匪猖獗,加上土豪地主的压榨,人民生活艰难。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起,毛坝神兵又开始作乱。唐华科为保全一家安全和发展,就决定对弟兄分家,到各地去自力谋生,在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二十一岁的唐国才就遵照父亲的安排,离开毛坝,来到团堡一带靠打短工暂时谋生。  唐国财虽然读书不多,但是性灵技巧,许多文字过目不忘,许多故事一听就铭记于心,因此也富有许多智慧。加上跟着父亲学过几天木匠,有一定手艺,辣手的绝活就是会眯眼调线,无论如何弯曲的木头,他只要眼睛一眯,就能很快调得直段。1945年夏,唐国财来到沙地沟冉德卿家做短工,与在冉家做长工的向福堂结成友好,因此在歇气的时候爱到向家玩耍。一次,向福堂的读小学的儿子向光丙放学回来后在小桌上用毛笔沾墨写大字,一个个黑黝黝的字写得很工整。唐国财一见就逗他说:“光丙,你用墨笔写得出红字吗?”向光丙想想后摇头说:“那我写不出来。”接着机灵的向光丙又反问:“未必您也写出来呀,你写来我看看。”唐国财笑笑:“那我就写给你看。”唐国财接过墨笔,沾上一笔浓墨,把一张废纸翻过来,说:“你看好,我用黑笔写出红字来。”向光丙伸长脖颈盯着。只见唐国财运笔飞快,不到十秒就写出一个大大的“红”字。说:“光丙,这个是不是红字!”向光丙顿时醒悟,哈哈大笑:“是红字,是红字!”接着向光丙又摇头责备自己:“我咋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唐国财有把力气,三四百斤的东西都能个人抱起来搬走,手腕劲也不一般,能钩住树枝把自己身体悬起来甩动,令人叹服。唐国财性格极有个性,他认定的事,大都是一走到底。向福堂说他是“九条牛拉不回来的犟拐拐。”但是唐国财乐观豪爽,富有朝气。每天在地里干活总是哈哈不断,说话不停,有时还“打窝火”(一种口技,发出婉转响亮的窝窝声),“唱山歌”。他会唱《太阳出来四山黄》,一唱就是十几段,引得男女都张起耳朵听。因此地主冉德卿有点看中他,付给他的工钱也比一般的短工多许多。这些时候,唐国财生活的很快和,休息时与朋友喝酒,与熟人聊天,他自己心想:像这样下去,我只要还攒一年的工钱,就可以修起三间瓦房,娶上媳妇,安上自己的家。可是后来命运却发生了极大的波折......  1947年春,解放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国民党在许多战场连吃败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越战越强,蒋介石为了保住自己的王朝,开始强迫命令在各地抓壮丁,充实兵力到前线去解放军作战。但是国民党团堡区长冉国英与与冉德卿关系密切,早就看中唐国财是块好材料,准备到时把他交上去领赏,但是表面还是不动声色,继续让冉德卿用较高的工钱稳住他。  可是当时执行冉国英抓兵任务的是丁国家。丁国家抓壮丁很火色,在团堡至今还留有“丁国家抓兵----手续要到堂”的俗话。丁国家的抓兵“手续”就是抓到壮丁就劈头、盖脸、拦腰三道打。一般的壮丁经不住,只好乖乖就范。丁国家不认识唐国财,因此在1947年初夏的一天上午,唐国才正在后槽地里薅草,丁国家带着五个乡丁围上来,把唐国财抓住,两个乡丁把唐国财一双膀子扭起。唐国财顿时大怒,喝道:“你们是土匪呀,抓我一个做活路的干啥?”丁国家哈哈一笑:“老子是区里的,叫丁国家,抓你去当壮丁,走!”。丁国家见眼前的人很强硬,正要动他的三道“手续”,唐国财也发起性子来了,喝道:“你是鸡巴老子”,一双膀子一伸,两个乡丁仰面倒地。丁国家挥起皮鞭,正要劈头打下,唐国财一低头,一猫腰,双手将丁国家双腿抱住,再往后一掀,丁国家就四仰八叉的倒在地边水沟里。唐国财乘机逃跑,丁国家死死带着乡丁追赶,唐国财双拳难敌四手,终于被丁国家抓住,当天关押在石龙寺地牢里。天一黑就把唐国财和其他十几个壮丁送到利川县城的集中营去了。此时,唐国财家里无人可以救援,只好听天由命的当起壮丁。唐国财心里暗地拿定注意:“老子现在斗不过你,就当兵吃粮,待我练好本事,再找机会逃跑。”  于是唐国财表面显得很顺从,也不顶撞那些管理人员,因此没有挨到什么打骂。在县里监管了两天,唐国财就和50多个壮丁装上汽车,用篷子密盖着运到宜昌,接着坐上长江驳船的底仓里,运到武汉汉阳开始军事训练。  在汉阳训练的一月中,唐国财一是心里有自己的打算,二是他知道当兵就要打仗,打仗就要死人,要自己不死就要有武艺和本事,因此他比一般的壮丁都要表现出色。他对射击、格斗、投掷、负重长跑等各个训练科目都很刻苦。尤其他善于瞄准,训练三个月考核,唐国财射击成绩在600人中获得第二名,受到集训长官重视,列入特等兵名单,又学习到一些战场战术和文化知识。1948年9月底,唐国财等又进入徐州,分配到连队成为正式国军军人。  唐国财分配到黄伯韬的第七兵团,副兵团司令黄国梁,唐云山,参谋长魏翱。唐国财属于55军29师直属队警卫连,部驻扎徐州云龙山,此时副司令唐云山来视察,看了唐国财的射击表演,很是赏识。唐云山对唐国财说:“你技术很不错,我们是家门,等徐州战事一结束,我就安排你到我身边来工作,你好好干,一定大有前途!”  得到兵团副司令的赏识,唐国财浑身带劲,其他人也刮目相看。所以在后来的战事中,唐国财为报答知遇之恩而拼死作战。  1948年下半年,国内形势愈发对国民党军不利,8月初,国民党在南京召开军事检讨会议,蒋介石提出了东北求稳定,华北求巩固,西北阻扩张,在华东华中加强进剿的战略的部署。从9月开始,国军开始实施重点防御,编练强大机动兵团,重兵坚守徐州战略要点,造成共军“吃不掉”,“嚼不烂”的阻击。。  9月间中共发起济南战役,首次攻克国军重兵设防的坚固城池济南,毙伤国民党士兵22423人,俘王耀武以下的61873人,其中将官23人,战场起义2万余人,缴获辎重弹药无数。宣示了国民党重点防御计划的失败。在战役中,尽管蒋介石命令集结在徐州地区的国民党黄百韬、邱清泉、李弥三个兵团北上解围,但摄于中共华东野战军的强大阻援部队,三个兵团17万余人,在华野阻援打援部队阵地前面徘徊,直至济南城破,黄、李两兵团尚未集结完毕。美联社对此评论:“自今而后,共产党要到何处,就到何处,要攻何城,就攻何城,再没有什么阻挡了。此时的唐国财,在援军中没有参与战事,他大多数时间在睡觉。  济南攻克后,菏泽、临沂、烟台等地国军纷纷弃城,总前委: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等在1948年9月24日7时发电报给中共中央军委,“建议即进行淮海战役”。中共中央军委经过慎重考虑,于1948年9月25日19时复电,同意举行淮海战役。于是唐国财就正式卷入这场富有历史意义的战争。  在济南失守后,1948年10月,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开始收缩兵力,杜聿明集结了4个兵团(第2、第13、第7、第16兵团)和4个绥靖区(第3、第4、第1、第9绥靖区)部队25个军共约60万人,以徐州为中心,利用津浦、陇海两条铁路线,组成东起海州、西迄商丘、北起临城、南达蚌埠之“一点两线”防御阵线,加强防守中原和华东地区,采取战略守势。1948年10月29日,国民党参谋总长顾祝同和国防部长何应钦在国防部召开作战会议,按照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白崇禧提出“守江必守淮”之指导思想,同意提出的集中优势兵力于徐州、蚌埠之间的津浦铁路两侧,做战略防御;当共军南下时,即集中全力,寻机与共军决战的方案。11月5日,顾祝同在徐州召集刘峙、邱清泉、黄百韬、李弥等开会,部署决战主力沿津浦路排开。在指挥官人选上,蒋介石希望白崇禧担任总指挥,但白崇禧认为国军布阵完全陷入被动,于是坚决推辞。在前方指挥机构人选方面,蒋又希望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兼第2兵团司令官杜聿明能指挥这场战事,但杜聿明已于1948年10月15日被紧急调往东北剿匪总司令部。蒋一时无信任人选可派,于是以徐州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刘峙来指挥这场战役。参加这场战役的人民解放军主要有两大野战军,23个纵队,63---66万人。后来有民兵参加,总计40多万兵力。  194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中原野战军7个纵队,共约15万人,以及部分地方部队与华东野战军共同进行淮海战役,已经约有50万解放军开始从不同方向秘密夜行,在国军毫不知情下扑向徐州。  徐州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官刘峙作战无能,在战斗前,国军布阵极为不利,时刻处于被解放军被分割攻击的没动地位。加上国军尚未按“徐蚌会战计划”南移,所以已经陷入四面楚歌。1948年11月5日,刘峙见国军各兵团均已报告在正面发现解放军主力有扑向徐州之势,便遵从蒋介石之意,将徐州周边部队向徐州收缩靠拢,然后再图向淮河一线撤退。命令黄百韬第7兵团、李弥第13兵团退回徐州东郊,经蒙城向蚌埠调动的孙元良第16兵团经宿县北上退回徐州,邱清泉第2兵团退回徐州西郊,死守徐州。1948年11月6日,国军调动华中剿匪总司令部的12兵团进至太和、阜阳地区东援,徐州、蚌埠战场国军兵力增加到70万人。此时的唐国财部已经驻扎到双堆集附近,随时准备开火。此时,唐国财被定为机枪手,他全副武装,抱着机枪进入了射击位置。  华东野战军按计划,于1948年11月6日夜间发起淮海战役,各部队向预定目标开进,发现国军正在收缩,当即转入追击。黄百韬第7兵团,因奉令等海州第9绥靖区的第44军的西撤,推迟至7日才向西开进。华东野战军借这此延误,追上正在渡大运河的第7兵团,将殿后的第7兵团第63军、第100军83师被迅速歼灭。黄百韬见势不妙,发电希望李弥第13兵团援救他撤退。李弥拒绝援助,黄伯韬陷入困境,下令对解放军顽强抵抗。唐国财坚守着他的机枪阵地,机枪灵活发挥较好,压制住了解放军几个排的进攻。解放军在此激战一夜,几乎毫无进展。使得黄伯韬有了苟延残踹的机会。  1948年11月8日,在中共地下党员、绥靖区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率领下,举行贾汪起义。解放军迅速通过第三绥靖区防区。10日,解放军先头部队歼灭第7兵团西撤之先头师,切断第7兵团退路。第7兵团渡过大运河后,走到碾庄时,第64军军长刘镇湘向黄伯韬建议,依靠第13兵团在碾庄留下的军事工事,与解放军大战一场。同时,国民党国防部也发来电,称可交战,如能击退敌人再走亦可,这样黄伯韬第7兵团就在碾庄犹豫了一天后,才决定迎战解放军。黄百韬一拍桌子:"诸位,就这样定了!这次会战关系党国存亡,老头子不会置我们于不顾。我们应该有力挽狂澜的决心!"他随即作出部署:兵团司令部置于碾庄不变,令第二十五军副军长杨廷宴任碾庄警备司令,负责兵团部安全;第二十五军占领碾庄以北之小牙庄、万家壶一带,向北防御;第六十四军占领碾庄以南之大院上、吴庄,向东防御;第四十四军据守碾庄车站及车站以南之各村庄,对南防御;百军位置于彭庄、贺台子,对西防御;各军炮兵集中使用。黄伯韬以为他这样一部署,就可以稳操胜券。  结果解放军行军速度超出黄伯韬的预料,在一日之内,华东野战军三个纵队,就攻占碾庄与徐州之间曹八集等各据点要道,11日,华东野战军将第7兵团合围于碾庄地区。此时合围大战空前惨烈,双方互相包围和反包围达到数十层,而唐国财也困在核心,几乎是没有活的希望。他双眼熬红,满面灰尘,死抱着机枪,检查子弹不过100发了。但是他必须继续战斗,希望有生还的希望。  四面枪声密集,到处火光闪烁,处处都在爆炸。唐国财拉来七八个士兵死尸,构筑起自己的工事。他感到饥渴万分,已经三天没有得到饭吃了,随身的一盒饼干也在早上吃光。唐国财四处搜寻,发现离自己100米处,有个国军军官的尸体上还挂有水壶和干粮。为了求生,唐国财瞄个机会,突然跃起,将那军官的水壶和干粮摘下来。又灵活的回到自己的工事里,一边喝水吃干粮,一边找机会突出包围。待到傍晚,突然一阵狂风,刮起漫天灰尘,唐国财抓住聚会跃出掩体,进入一个大庄院里的墙壁后埋伏起来。他一边准备抵抗,一边准备伺机逃离...... 共 657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常见的饮食偏方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