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菊韵连载流浪诗人大明孤狼二十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3:48: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第七十九章】是敌是友2    看着紫菱的表情,就连一边的陈莺都有些不忍,有些疑惑的看着江狼,这二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可不知道,不过就面前这二人的表现而言,仿佛两人之间颇有渊源。  江狼则在细细品位着紫菱前面的话,无论她说的是真是假,现在至少可以肯定了一点,那就是劫持郡主的事情完全是由王振一手策划的,同时紫菱在这里出现,多少也说明了这个问题。当然,还有一点也引起了江狼的主意,那就是紫玉的真正的身份,紫菱是王振的人,这紫玉又是三王爷的人,说不定这紫玉也是王振派去三王爷那里做卧底的,反过来也有可能,那就是紫菱是三王爷派来王振这里坐卧底。  见江狼露出了思索的神色,紫菱并没有打搅他,而是端起了茶杯,浅浅的喝了一口,然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扭头对站在一边的陈莺道:“这茶泡得真好喝。”  “谢谢!”  陈莺谦虚道,心中的戒心虽然没有消去,但还是保持了自己的风度。  江狼则被二人对话惊醒,有些认真的看着紫菱,问道:“既然你在帮王振办事,为什么不揭发我?要知道我这里来就是为了破坏王振的计划,你就一点不担心?”  江狼现在也豁出去了,对方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却没有任何揭发的意思,说明了一点那就是对方不会揭发,不然的话就不是陪自己在这里说话了,而且只要自己一死,江成志将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情报,那么按照王忠书的计划,这江成志必定惨败。结合这些消息,江狼立即明白紫菱今天来找自己不是仅仅来告诉自己她知道自己的身份,而是有其他的目的,于是江狼干脆就把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现在可不想帮他了呢?”  紫菱幽幽说道,“我弃暗投明还不好么?”  江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冷冷的看着紫菱,把手摸上了刀柄,道:“你还是说出你的来的目的吧,不然,为了饱受秘密,我不介意在杀一个人。”  “你舍得吗?”  紫菱反问道,有些楚楚可怜的看着江狼。  “我舍得!”  江狼冷冷道,:“倭寇在沿海作乱,杀我百姓,侮辱妇女,无恶不作,而你却帮倭寇做事,我有足够的理由杀你!”  紫菱一瘪嘴,道:“我说了,我可没有和倭寇勾结,我不过也是奉命行事罢了,而且这些倭寇我也早看不顺眼了,要是不是上面有话,我都打算宰上几个出口气,今天你可真厉害!”  说道这里,紫菱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责怪的看着江狼,道:“看,都是你,一吓别人,把正事都忘了。”说完,在自己的腰带间一摸索,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放在了桌上,道:“这可是上等金创药,看你今天伤得不轻,我是专门给你来送药的,而你,动不动就要杀我,真是没有良心。”  “多谢了。”  江狼看都没看那放在桌上的金创药,淡淡道:“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真不懂情趣!”  紫菱瘪瘪嘴,道:“好拉,我说就是了,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还有什么你不能知道的?”  江狼不由的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跳得的厉害,有种无语的感觉,没有想到对面那个妩媚的女子既然能说出如此的话来,简直有些不可想象,努力静下心来,他才道:“说!”  紫菱无趣的看看江狼,道:“我的母亲在我和姐姐出生不就之后就病死了,而我的父亲是个赌棍,在输光了家里的财产之后,便狠心把我们卖给了妓院,那时我们才十岁,而那是恰逢王振路过,看我们姐妹可怜,便出高价把我们从妓院的老鸨那里买了回去,我们本来还以为会有好日子过了,没有想到他却把我们当杀手培养,后来,他把姐姐安排去了三王爷那里卧底,而我把则安排去了倭寇这里当他的联络人,那次劫持郡主,那也是他的主意,至于他的目的终是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  说了之后,她顿了顿,道:“姐姐去三王爷那里也是纯属无奈,因为他威胁姐姐说,要是姐姐不听他的话,将对我不利。同样,这样的话他也同样对我说过。我无所谓,但是请你别把姐姐的身份告诉王爷,不然的话,姐姐可就有性命之忧了。”  在江狼的眼里,这个紫菱简直就是一个百变星君,实在没有办法肯定她话的真伪,不过紫玉他也接触过,也算一个不错的姑娘,而且这三王爷是个闲王爷,王振把紫玉安排在三王爷那里,无非就是希望三王爷不要有什么动作而已。所以根本也无须揭穿。  于是他沉声道:“我答应你。”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  紫菱甜甜一笑,道:“王振这样对我们姐妹,我岂能让他好过?所以我这里来找你,就是为了挫挫王振的锐气,好好的出口气,而且,这些倭寇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杀干净了也痛快。”  江狼暗松了一口气,瞎扯了这么久,总算扯上正题了,便道:“那你说说你的主意?”  紫菱点点头,脸上也表情也严肃了些,道:“倭寇这段时间在加紧训练,现在他们兵力除去那些浪人之外,已经有了接近两千人的规模,而且近有所准备,好像要出发一样。”  “两千兵马?”  江狼点点头,这和自己估计差不多,接着问道:“那对于他们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  紫菱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每次王振给这边通消息,都是用的倭寇的语言,我可不像你,懂得那么多,那些弯弯曲曲的东西我可一个都不认识,虽然每次都是由我转交,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计划。而他给我的命令虽说用的是我们的文字,但却不会涉及他和倭寇的计划。”  江狼微微的皱皱眉,道:“你不懂倭寇的话,那么你和高桥怎么接触?”  “他懂我们的语言!”  紫菱道:“虽然有些不流利,但是也能和我交谈,至于在那里学的,那我就不清楚了。不过现在你在就好了,我就不用当个睁眼瞎,而且事后在高桥和我谈论中我至少得知了一点,那就是他很欣赏你,这也是你的机会。”  说道这里,紫菱微微一笑,道:“你如此匆忙的赶到这里,不惜混进这里,要是我估计不错的话,大概这王振打算利用倭寇对你顶头上司动手了吧?你的那些资料东厂可都有,而且在那次事情过后我可详细的看了的,你真是的身份自然不是什么郡主的侍卫,而是锦衣卫。不过实在没有让我想到,你还有这本事,竟然可以以假乱真,当初在见到你时,我都不敢肯定你就是那个破坏我们计划的人呢。”  江狼叹口气,道:“那你是怎么肯定我的?”  “你的刀法!”  紫菱轻轻一笑,道:“虽然你用的是刀,但是和你用枪一样,凶狠,凌厉,而且,绝不留情!”  江狼不由的叹了口气,当初为了给朱虞琪解释,再抓到紫菱和那个倭寇之后,并没有立即处理,而是在杀了冲上来的倭寇之后才处理,而整个杀敌的过程,这紫菱当然是看得一清二楚,却没有想到她靠那个就肯定了自己的身份。  叹气后,江狼道:“真没有想到,你还有如此眼力。”  紫菱微微一笑,道:“那是当然,而且,在我上岛之前,就知道这东厂人也开始调动,这王振大概要对倭寇动手了。”  “不错!”  江狼点点头,然后道:“那么,你究竟是敌还是友?”  紫菱用一只手支起香腮,笑吟吟的看着江狼,道:“你说呢,现在能改变整个战局的办法就是你我联手,即使我是敌人,你也得与虎谋皮。”    【第八十章】疑惑1    送走了紫菱之后,江狼一夜都没有睡好觉,对于紫菱江狼心中多少有些拿捏不准,毕竟她可是王振的人,而且还参与到了劫持朱虞琪的计划中来,现在突然反水,的确很意外。意外归意外,她的真正心思江狼也不清楚,如果是害自己,直接给高桥说声,自己和陈莺就死无葬身之地,而且江成志那边没有自己的情报,也只有老老实实的听从王忠书的安排,去预定地点的埋伏,那么等待他的结果就是面对接近自己两倍的敌人,然后就是惨败,要是不去,则会被王振扣上一条违抗军令的帽子,那样也离死不远。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即使这紫菱是骗自己,那也得和她合作一次,正如她说的那句即使我是敌人,你也得与虎谋皮。  江狼没有睡好,陈莺也是,看着距离自己不远,双手枕在头上,静静的思考的江狼,陈莺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  不过这异样的感觉很快被她克制下来,女人比较细心,在刚才二人谈话的时候,陈莺也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好像有了恋人,这人还是大明的郡主。  微微叹口气,陈莺翻了个身,把自己背影留给了江狼,不过,正在苦苦思索的江狼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一夜很快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陈莺早早起来,打算给江狼弄点早饭,刚刚打开门,就看见几个武士恭恭敬敬的立在了门口,不由惊呼了一声。  迷迷糊糊中的江狼听到陈莺的惊呼,一下从床上翻了起来,呛的拔出了刀,冲到了门口,之间陈莺正有些害怕的靠在门口,在一看,门外立着几个武士,刀一指,沉声道:“什么人?”  其中一个抱着东西的武士这时上前,弯腰道:“奉高桥大人之命,我们把这些东西送给您,同时带您去总部。”  江狼这才收起了刀,微微一弯腰,道:“那对不起,误会了!”  旁边的陈莺这时也反应过来,接过了武士手上的衣服,退了回来。  而武士又一弯腰,道:“那还请您快些,高桥大人正等着您。”  江狼连忙也弯腰,道:“是!那请您们稍等。”  换好衣服,江狼便走出了门口,然后回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陈莺。  领头的武士明白江狼的意思,立即道::“请您放心,从现在开始,在您不在的时间里,将由我们的人负责川崎小姐的安全,任何人想伤害她,就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江狼点点头,扭过头,依旧一连冷冰冰的样子,道:“多谢。如果真的有人想伤害她,将由我亲自来处罚。”  武士不由的心里一寒,昨天晚上他也在场,那情景可是历历在目,眼前此人说的处罚,那就是直接要了别人的性命,以他的狠劲,一对一的话,这岛上他的对手可并不多。  一咬牙,武士也立即道;“是!我们将会把伤害川崎小姐的人交给您处罚,现在还请您跟我们一同前去。”  江狼则才点点头,扭头对陈莺使了个让她放心的眼神,这才跟着武士一同前往。  走的路依旧是昨天江狼朝山顶时走的路,不过区别就在于昨天别人是用剑赶他离开,而今天则是别人弯着腰恭敬的迎接他进去。  过了大门又爬上了一个小小的山坡,在翻过去之后,江狼顿时感觉自己眼前一亮,眼前纯粹就是一个军港。  远处的海边是一个码头,现在大大小小的停了几十艘的船,不少人正在忙着把一些东西搬运上船,而靠近些则是军营,外围则是用巨大原木建成的围墙,两面则是大大小小的营房,在中间则是一块很大的校场,现在不少的倭寇正在那里训练。江狼初步估计了一下那也是接近两千人的规模,在加上其余的一些人,估计光这个带海港的军营至少有二千五百人以上。  而在这些帐篷之间,两栋二层的小楼引人注意。  心中猜测那小楼是什么人居住的同时,江狼的脚步也没有停留,而是跟着倭寇继续朝前走,在穿过严密防守的区域之后,一行人直接走到了其中的一栋小楼面前,而这栋小楼,光外面的明哨就有十人之多,而暗哨那就不知道了,估计也不会低于这个数。  走到了门口,武士则没有向前,而是恭敬道:“大人有令,请您一人进去。”  江狼点点头,心中提高了警惕,朝屋里走去,两个守护在门口的侍卫这时也拉开自己门。  进了屋之后,门口两个武士碰的一下关上了门,关门的声音让江狼的心不由的一紧,抬头看向前方,高桥岛男和紫菱正坐在前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江狼走到了高桥岛男的前,然后跪在了地上,恭敬道:“大人!”  没有想到,高桥却狠狠的一拍桌子,怒道:“来人,把这明朝的奸细给我拿下!”  吃惊中江狼猛的抬头,就要拔刀,突然看见高桥旁边的紫菱在给自己试眼色,心中顿时明白定是这高桥在试探自己,连忙按下自己心中的冲动,任由几把刀把自己架个结实,然后才沉声道:“大人,你这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高桥冷冷道:“你分明就是大明派来的奸细,来刺探我们的军情。你根本就不是什么渡边野。”  面对高桥的质问江狼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慌张,道:“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如果你想为小泉报仇,可以明明白白的杀我,以您在岛上的威信,没有人可以说半句怨言,何必这样躲躲藏藏,要是传了出去,那可是对您不好!”  顿了顿,江狼接着道:“要是我是大明的奸细,只要确定了岛的位置,直接叫军队过来攻打就是了,别的不说,只要明朝的军队把岛包围起来,等到岛上粮食吃尽的那天,轻易而举就可以攻破小岛,何必需要派人来岛上,那岂不是多此一举,而且要是被察觉,反而会让岛上警觉,明朝的皇帝虽然昏庸,但是下面也有不少的将领,这一点他们岂能不知道?”  高桥岛男一愣,奇道:“你动兵法?”  江狼不客气的点点头,道:“我祖父非常崇拜明朝的军法,曾经收集不少,我也读过一些。”  高桥岛男顿时来了兴趣,挥挥手,让那些武士撤走了自己的刀,这才问道:“按照你的说法,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共 31254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不必急于手术
黑龙江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