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留恋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1:39: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为什么会成为人类?好像,就在那天狂风暴雨时被一道开天辟地的雷当头打中昏了过去之后,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并且从一只3岁的土狗变成了一个28岁的男人。  作为一只活了3年的流浪狗,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突然之间变成一个人类,但这个人类的记忆告诉了我——他来到医院前发生了车祸导致昏迷不醒。被雷劈中的我一定是灵魂出窍了,然后我的灵魂住进了这人类的身体里,尽管我并不清楚个中缘由。  我和这个人类的记忆融合了,所以请不要奇怪地问我为什么会懂得人类的语言和文字。这其中我有个很有趣的发现,就是在我和其他人类沟通的时候就算我用狗的语言骂人也没人知道吧?  很凑巧的是,这个被我占据了身体的人类,居然是近两个月来每天都给我提供食物的好心人,他叫王哲,自从那次我差点被偷狗党捉去之后,我就一直躲在王哲家后面的草丛里。当时我的右前腿受了伤,没法走路,两天没有进食饥肠辘辘的我以为就要饿死了,是王哲偶然间发现了我,帮我消毒伤口,还给了我食物,并且弄一个箱子给我临时充当狗窝。因为感受到被人关心的温暖,于是我就理所当然的一直“住”着,而王哲也会每天过来给我喂食。久而久之,我居然被他养胖了!我在街上碰到曾经一只流浪狗友,它居然不认得我了。王哲把我这么一只落魄的流浪狗愣是养成一只胖胖的家狗,在我心里已经把他当成是主人了。    在医院那会我醒来的眼,看到的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着急地问我:“阿哲你怎么样?”  “汪……”  “阿哲你?”他们愣住了。  “我……没事,爸……妈……”我差点儿忘记我已经不是一只土狗。  半个月后,我从医院回到王哲的家里,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扮演着一个正常的合格的人类,做人的规矩实在太多了,远不如一只终其一生只为吃喝拉撒睡的土狗轻松快活。  出院后,我想去找我的本体——那只白色胖土狗的尸体。可怎么也找不到,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扫街的清洁工打包到堆填区去了。我甚至在想,是不是王哲的灵魂进了我的本体,但回家几天了都没有看到他。也就是说,王哲是真的死了,而我阴差阳错地“占据”了他的生命。    自从成为人类开始,我次明白到底什么是迷茫和烦恼。我在想到底是从此以后彻彻底底做一个正儿八经的人类呢,还是想方设法去探索如何能变回一只土狗的方法?我想了很久依旧是没法下定决心去选择任何一条路。  如果按照一只流浪狗的思维,那么我应该要得过且过,随遇而安,说不定某一天我又变成了一只狗了呢?于是,我开始理所当然地享受起人类的生活,堂而皇之地接受王哲父母对我的关心。我一定是个天生的演技派,一个月下来了,王哲父母全然没有察觉到任何违和的迹象。当然了,这一个月里我很少接触其他人,毕竟人类是一种很记仇的生物,一旦说错话了,会被人骂上祖宗十八代的。  如无意外的话,身体修养好之后我就要到公司上班了,王哲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当程序员,因为融合了王哲本身的记忆,我也就知道了什么电脑和代码,也就知道了那家公司的前台就是王哲暗恋了大半年的女孩子。  当我还是一只土狗的时候,王哲每次给我送食物都会和我聊上几句,也不管我是不是真的能听明白,他都只是一个劲地在向我诉说他觉得有趣的事情,偶尔我会“汪汪”地回他一句,虽然我真的听不懂他说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有好几次王哲跟我说话时所露出的温柔让我这个狗都看不下去,那时候他肯定在和我说起那个女孩子吧?  我确立了成为人类后的个目标,帮王哲把那个女孩追到手。  但我又开始愁了,王哲的记忆里关于爱情的知识简直少的离谱,这货也就大学时和隔壁班女生谈过半学期的恋爱,除了牵手之外就没干过什么,那女生劈腿了他还哭得稀里哗啦自以为是自己不够好。这种情况要是换成狗,根本不会有人哭,只会有人流血。横刀夺爱,红杏出墙这种行为在我们狗的世界里是经常发生的,如果哪天看到街上有两只狗在打架,有一只狗在旁边劝架,请不要惊讶也不要打扰,让它们静静的血流成河即可。  上班的天,我好像走上刑场一样,我无时无刻都担心着会被人发现我其实是一只伪装成人类的动物。幸好我演技出众,堪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没有露出丝毫马脚。我忽然在想,这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类和我一样,身体里住着一个动物的灵魂,披着人类的外皮混迹在高楼林立、物欲纵横的城市里?  王哲暗恋的那个女孩叫陈诗萱,我该怎么形容比较好呢?用类人的话来描述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汉子,相貌一般,身材一般,王哲的记忆里告诉我,他是不知不觉中喜欢上陈诗萱的,我不太理解“不知不觉”这个成语,但他明确告诉了我为什么那么久都没有表白。  因为胆小、犹豫、忐忑、害怕。人类的内心活动真是多姿多彩,表个白而已都那么优柔寡断。  在我上班后的第三天,我就约了陈诗萱下班后一块吃饭,她并不惊讶,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其实王哲和陈诗萱以往的关系就像哥们一样,经常一块吃饭,却怎么样也打不着爱情的火花,似乎陈诗萱对王哲并没有那种感觉。    “我觉得……你车祸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吃饭的过程中,陈诗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感觉,就像换了个人?”  我一愣,脊椎发冷,一阵庞大的恐慌铺天盖地的把我淹没。  “开……玩笑吧?”我说。  “真的!具体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有些不一样。”  “我知道,因为变帅了!”我强颜欢笑。  “切!那还不是单身狗一只!”  她说的对,我是单身,也是一只狗。  吃完饭后我们来到就近的公园散步,我旁敲侧击的向陈诗萱打听她的爱情观,她跟我描述了很多她理想中白马王子应有的特征。听起来,没一个特征是王哲身上拥有的,我开始替王哲感到悲哀,但不管怎么样,替王哲表白还是要的。  终于,在我们准备道别各自回家的时候,我单刀直入,“诗萱,我喜欢你!”  我站在她面前,看着她从诧异到皱眉的表情,她没有说话。就在这时,公园外川流不息的车道上所传来的轰鸣都瞬间消失了,我只听到体内那六神无主的心跳,有一种难以遏制的忐忑和期待,这是王哲的本能反应。  “我也喜欢你啊,哥们!”她眉毛一挑,似乎想到什么对策一样,拍了下我的肩膀,“我可不会跟不喜欢的人打交道,我身边的朋友们都是我喜欢的!”  “我说的是那种喜欢,我想和你谈恋爱!”跟我装傻?那就把事情再挑明一些。  “对不起……我……”  “切!我这么好的男人想跟你谈恋爱你居然还拒绝?”为了不再难堪下去,我只好假装刚才是开玩笑。  “你……”她看着我一脸不屑的神情,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火冒三丈,“你他妈耍我?看我不揍死你!”  王哲,我替你表白了,但对方并没有接受。    在我成为人类的一年后,我很无奈地在王哲父母的安排下相亲,由于实在是难以推辞只好把那女孩约在咖啡馆见面。在我还是一只土狗的时候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喝咖啡这种苦涩的饮品,成为人之后我还是不喜欢喝,但身边的人不知道为什么都很喜欢这种饮品,久而久之,我居然也觉得这种饮品好像也很好喝,但和果汁相比我还是喜欢果汁多一些。  距离约好的时间过去十五分钟后,那个女孩终于来了,居然是陈诗萱。  “是你?”我们异口同声地询问对方。  原来陈诗萱就是我父母口中朋友的侄女。这个城市真的很小,这等事情都能遇上,用人类的话来说,这叫命运吧?  “要不,咱们凑合凑合?”我挑衅般问她。  “可以考虑……你不沾烟酒,除了人傻一点之外没什么不良行为。”她竟然一本正经地思索了起来。  “是啊,我这人很好的,对感情很专一,很忠诚,和狗一样忠诚!”我继续调戏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真的以为我就是王哲,我忘了我是一只土狗。  “恋爱吧!”她看着我,很认真。  “真恋爱?”我问。  “对!真的。”  此时我的心跳就像装了一个马达一样疯狂地跳动着,这是我在开心呢?还是王哲在开心?也许这已经不重要了。    和陈诗萱恋爱半年后,我们就订下了婚期,在举行婚礼的前几天,我们决定到当初确定关系的那家咖啡厅缅怀一下。  我们来到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一同幻想着婚后的幸福生活。我已经决定了要把王哲这个角色一直扮演下去,这也是我能够报答王哲的方式。  我和陈诗萱聊得很投入,一杯咖啡见底了才发现窗外不知不觉间已经乌云密布,并且伴随着一阵阵或小或大的闷雷,开始下起了小雨,这天气让我回想起了当年被雷劈中的那天,  就在这时,一只有点胖的白色土狗从远处跑来,站在咖啡厅外边的屋檐下躲雨。  “这狗都湿透了,是流浪狗吧?怎么盯着我看?奇怪了,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它……”  陈诗萱似乎是在问我,但我没法回答她。  因为它正在窗户外盯着我看,我肯定,那不是一种属于狗的眼神。  次,我开始讨厌狗。   共 33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好的医院
癫痫诊断时需要进行哪些辅助检查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社会 怎么开通微信小程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