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抵不过那一缕相思的诱惑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9:52: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春夜,流水一样的月光,在房间里铺了一层薄薄的温柔。冰雪儿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痴痴地坐在电脑前,痴痴地看着QQ日志里刚刚写好的文字:“酒,可以灌醉折磨。醒了,还是抵不过一缕相思的诱惑。相思无声,无处不在,可能不足以道,可能颠覆乾坤……”如同凝视着自己心仪沉迷的情人,冰雪儿的神情如痴如醉……  咚!咚咚!……敲门声蓦地急促响起。冰雪儿一惊,忙将日志点击发表,随后匆匆关了电脑与电灯……  砰!门骤然推开。打开电灯,龙殿军瞪着一双被酒精烧红的眼,醉步踉跄走到床边,呼地揭去了被单……  泪零落成冰冷的花瓣,片片零乱,却绝美的绽放……龙殿军烧得通红的眸,在冰雪儿的泪眼中,渐渐模糊成了一双溢满迷惘与忧伤的眼睛……“小愁?小愁!……”心中呐喊着,冰雪儿凄怆的眼神渐渐迷乱,十个涂着妖艳红色的指甲,竟深深嵌入了龙殿军厚实的背……  龙殿军吃痛,忽然停止了动作,不解地看着冰雪儿。他此际迷惘的眼神,却成了点燃冰雪儿激情的火种……抵不过心底那一缕相思的诱惑,冰雪儿忽然推开龙殿军,翻身坐起。这本是冰雪儿一直拒斥的动作。龙殿军又惊又喜……  事后,龙殿军很快沉沉睡去。冰雪儿却毫无睡意,双手抱着圆润的香肩,坐在龙殿军的身边,双颊赤红,仿佛仍沉浸在刚才的疯狂颠簸中,眸中却有水花忽闪,似是盈盈的泪光。  龙殿军虽是冰雪儿的丈夫,却是一个魔鬼,拿她当工具的魔鬼。结婚两年来,经常酗酒,回家一场云翻雨覆后,又死猪般睡去。尽管这样,对龙殿军,冰雪儿还是恨不起来。因为,龙殿军长得极像一个人,一个已经完全融入了她骨子里的人——莫小愁。尤其是龙殿军醉酒后的眼神。揉着些许迷惘与忧伤的眼神。不同之处:龙殿军是个无心无肠的粗人,莫小愁却是个多情多愁的文人。  在与龙殿军火热的缠绵之后,龙殿军眼里的迷惘与忧伤,又像带刺的荆棘,把冰雪儿深种的相思,割得鲜血淋漓……    (二)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投入,泻满了床头。  叮咚!叮咚!……冰雪儿忽然从梦中惊醒,一头的冷汗。身边的龙殿军早已离去,门外的门铃声犹在继续。龙殿军是个粗人,是从来不按门铃的。“小愁?”冰雪儿蓦地翻身坐起,仿佛梦中的情景即将变为现实……  门打开,冰雪儿眼前一亮。一个十七八岁的红衣美少女,手中捧着一束鲜红夺目的玫瑰:“你叫冰雪儿吗?”  冰雪儿有些错愕,默默点了点头。  “我是花店的售货员,这花是一位先生送给你的。”将玫瑰递给冰雪儿,红衣美少女便转身走了。  玫瑰像一团燃烧的烈火,炙烤着冰雪儿的心:“谁送的呢?”走回房间,一低头,忽见跳跃的火红中闪着一抹耀目金光。轻轻抽出,是一条手工精致的项链。项链上还贴着张纸条。慢慢展开,上面只写着四个字:“把心打开。”冰雪儿看得心一跳,拿起项链,打开心形吊坠:“祝你生日快乐……”里面竟唱起生日歌来!原来,这还是个音乐盒。  冰雪儿这才想起,今天竟是自己的生日!“谁送的?龙殿军?不,绝不可能!难道是……”冰雪儿的心一下子狂跳起来,“小愁,难道你没死?难道你……”冰雪儿的思绪,一下子飞到了那个让她几度心碎神伤的夜晚……    (三)  温柔欲滴的月光里,莫小愁慢慢低下了头……冰雪儿感觉到他的鼻息滚烫地喷到她的脸上,然后是两片沁心的清凉柔软……冰雪儿心慌意乱,急忙闭住眼睛,感觉着莫小愁唇上的凉意在她的心波里慢慢漾开,漾成一丝丝甜蜜的悸动……  风起,柳枝在夜风中摇摆,莫小愁的心也随之颤动。一泓浓得化不开的忧伤,忽然在眸里凝固,恰似莫小愁此刻心头那片已经摇曳不出波澜的月光……  感觉出莫小愁身子异样地颤抖,冰雪儿一惊,猛然睁开双眼,却见莫小愁已经闭上了眼睛,眼角噙着一颗晶莹的泪珠,在月光里惊鸿一闪,转瞬即落……  “不管明天在哪里,爱从不容许人三心两意,遇见浑然天成的交际,错过多可惜……”紧紧抱住身子渐渐冰冷的莫小愁,冰雪儿的脑海中,忽然回荡起了这首歌。当爱在靠近,孤单的心,却该何去何从?欲哭,无泪……  那个温柔欲滴的夜晚,莫小愁在冰雪儿的怀里心肌梗塞突发,撒手人寰。    (四)  火红的玫瑰还在手里无声地燃烧,冰雪儿的心也变得一片滚烫……  叮咚!叮咚!……门铃声再度响起。冰雪儿一惊,玫瑰脱手落地,会唱歌的鸡心项链也随之滑落……“小愁?”冰雪儿心中狂喜,顾不得捡起地上的玫瑰与项链,忘形地急奔到门前……  是龙殿军。立在门口的人,只是龙殿军。冰雪儿心头飞扬的火焰霎时熄灭,神情一黯,遂低头,转身……  “礼物收到了?”见到冰雪儿的反应,龙殿军的眼中,掠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痛苦。  “你?”冰雪儿如遭电击,霍然转身,“你送的?”  “嗯。心,打开了么?”此刻的龙殿军,一扫昨夜的粗野,变得温文儒雅,判若两人。  “为什么?”冰雪儿的眸里,俱是解不开的迷惘,“这不像你……”话犹未了,龙殿军忽然将她一把抱住,紧紧地抱住,在冰雪儿惊愕的瞪视中,低头,深深吻了下去,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几乎在瞬间就瘫痪下来,冰雪儿四肢漫开奇异的疫软,被动地由着龙殿军……冰雪儿闭着双眼,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她心碎神伤的夜晚……龙殿军忽然停止了疯狂。原来是一颗眼泪滚落在他的嘴里,咸咸的。接着,又是一颗,两颗……  似乎感觉到了龙殿军的诧异,冰雪儿睁开了迷蒙的泪眼。又是那迷惘而忧伤的目光!“为什么?”冰雪儿怔住,再度陷入了迷惑中。  “你,还在想着莫小愁?”龙殿军慢慢放开了冰雪儿,眼里交织着浓得化不开的痛苦。  “你……你说什么?”冰雪儿震惊了,“你认识他?”  “嗯。不但认识,小愁,还是我的……我的弟弟,孪生弟弟。”  “啊?”这话如同一个晴空里的霹雳,炸得雪儿分不清了方向……    (五)  三年前。  莫小愁负手立在他公司的办公室里,出神地凝望着墙上一幅《艳雪图》。龙殿军却在背后冷冷地看着他,含毒的目光,恨不得隔着衣物射入莫小愁的肺腑。  “殿军,你说这画中女子,长得可像我的女秘书冰雪儿?”莫小愁缓缓转过身来,眼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迷惘与忧伤。  龙殿军的神情随即恢复了正常:“像。”脸上带笑,心中却在冷笑:“冰雪儿是人间绝品,怎是你这等书呆子可追得到的?”  莫小愁沉思不语,又转过身,静静地凝望着墙上的《艳雪图》。  咚,咚!敲门声响起。“请进。”莫小愁头也不回,仿佛全身心都投入在《艳雪图》里的那古代佳人身上。  冰雪儿推门而入,手中抱着一叠资料文件:“莫总,这些是你要的资料。”  莫小愁霍然转身,眼中俱是让龙殿军恨得咬牙的温柔笑意:“冰雪儿,你等一下走。”说罢,朝龙殿军使了个眼色。  龙殿军会意,心中妒忌得冒火,脸上却不露声色,随即退出了办公室,并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冰雪儿不敢抬头,只觉脸烧得厉害。却不知此刻的莫小愁,眼中俱是浓得化不开的忧伤:“冰雪儿,我要是没有那该死的病,那该多好!”  “今晚有空吗?”莫小愁走到冰雪儿跟前,全身心地凝视着冰雪儿,就像刚才全身心地凝视着画中的那古代佳人。  “嗯。”声音小如蚊蚁,轻的,连冰雪儿自己都几乎听不见。    (六)  人约杨柳岸,新月挂柳梢。脉脉的月光,如月下情人温柔的眸。  柳下,莫小愁望着低头不语的冰雪儿,目中又漾起了那泓挥不去的忧伤:“冰雪儿,我……我们……”  冰雪儿忽然抬头,正好迎上了莫小愁此际迷惘而忧伤的目光。冰雪儿一怔:“你?”  莫小愁欲言又止,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此刻他对冰雪儿说:“对不起,我有隐疾,我的生命今朝不知明朝,不能和你长相厮守……”不,不可以!怎么说,太残忍了!不知是因为着急,还是其他缘故,莫小愁忽觉心口一阵隐隐作痛。  此际,冰雪儿美眸流转,漾着些许不解,还有些许动人的妩媚。莫小愁看得心一跳,忍不住慢慢俯下了头……  冰雪儿心跳加速,脸颊滚烫如烧……冰雪儿双臂缓缓缠绕到莫小愁颈后时,忽然风起。冰雪儿正沉醉在一片纷飞的落叶里,莫小愁忽然身子一颤,随即不动了……  那一双溢满迷惘与忧伤的眼睛,就在这一吻中,缓缓地、不甘心地闭上了……  瞪着缓缓在她怀里冷却,又缓缓从她怀里倒下的莫小愁,冰雪儿骇得愕立当场,竟忘记了悲伤,忘记了流泪……    (七)  整理莫小愁办公室里的遗物时,龙殿军忽然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发现了一张照片。一张龙殿军他自己也有的照片——与他弟弟小时候的合影照片!照片的背后,写着一行小字:仇小墨、仇小砚摄于X年X月X日。仇小砚是龙殿军小时候的名字,父母离异后,他的弟弟仇小墨忽然离家,不知了去向。那一年,龙殿军十岁,仇小墨才六岁。龙殿军跟了母亲之后,姓也跟了母亲,小砚之名从此也未用过。砚,在“笔墨纸砚”排次中位居殿军,故将小砚改为殿军。  拿着照片,龙殿军的手在微微颤抖:“莫小愁?仇小墨?莫小愁!原来,莫小愁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仇小墨!”这一霎那,龙殿军蓦觉一阵天旋地转:“天哪,我竟然害死了自己的亲弟弟!”  原来,在莫小愁与冰雪儿相约杨柳岸的那天白天,妒火中烧的龙殿军,悄悄把莫小愁平时吃心肌梗塞的药,换成了普通的感冒药。  莫小愁的死,公司上下的人皆知其死于心肌梗塞,无人知道龙殿军这个阴暗的秘密。  沉重的负罪感持续了几个月后,已经接任了莫小愁总经理位置的龙殿军,又克制不住对冰雪儿的迷恋,开始追求已经成了他的女秘书的冰雪儿。  结婚后,龙殿军让冰雪儿离开了公司,在家当家庭主妇。可是。龙殿军始终无法摆脱心头对莫小愁的负罪感,挥之不去,寝食难安。酒,可以灌醉折磨。于是,酗酒成了他摆脱不掉的习惯,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他自己,也在冰雪儿的眼中,成了一个粗野的恶魔……    (八)  “小愁知道你是他哥吗?”听完龙殿军的叙述,冰雪儿早已珠泪满眶。  龙殿军黯然摇头。望着冰雪儿,龙殿军心在流血:“你更不知道,莫小愁的死,我有推不开的责任!”  打转的泪终于如雨纷坠,冰雪儿泣声道:“龙殿军,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明知我心里放不下莫小愁,你当年为什么还要娶我?”  龙殿军苦笑:“因为,我无法放弃爱你。再说,莫小愁已经与我们阴阳相隔,难道我还会吃他的醋吗?”心中却暗暗一叹:“其实,为了你,我这两年,只是做了一个莫小愁的影子罢了。”  从地上捡起那束玫瑰与那条会唱歌的项链,龙殿军慢慢走到冰雪儿跟前,忽然单膝跪下,神情极其严肃:“冰雪儿,我不希望你一直活在莫小愁的阴影里。你的心,能否像这条项链一样,也为我打开?你的情,能否像这束玫瑰一样,也为我燃烧?”此刻,龙殿军凝视冰雪儿的目光溢满了痛苦与忧伤,就像莫小愁临死前凝视冰雪儿时一样。  “殿军……”千言万语蓦然哽住。相思无声,无处不在,可能不足以道,可能颠覆乾坤……那一缕深埋的相思,随着龙殿军的单膝跪下,刹那间在冰雪儿心底轰然炸开。此刻的龙殿军,分明就是当年的那个莫小愁!那个多情多愁的莫小愁!可是,龙殿军又分明就是龙殿军!往日龙殿军酗酒后的失态与暴躁,在这一刻全都有了答案——都是为了她,也为了她心里挥不去的莫小愁!  “冰雪儿,你就把我当成你心中的莫小愁,就让我为他弥补他难以完成的遗憾吧!”龙殿军泣声道。  “不!你就是龙殿军!”冰雪儿哭着跪下,“殿军,我也错了!当年,我不该自私地把你当成我心中的莫小愁!我不该还滞留在放不开的回忆里。没有我的自私,你的这两年,也就不会过得这么痛苦了。殿军,我也错了,真的错了……”  “冰雪儿,今天是你的生日,就让我们抛开所有的不愉快,一切从头再来,好不好?既然是生日,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既已重生,你我就把彼此尘封的心打开,好不好?”一把抓起冰雪儿的双手,龙殿军声泪俱下。  “嗯。把心打开,从头再来。一切,从头再来。殿军,谢谢你这两年来的用心良苦。现在我知道,爱,是不可以代替的。从现在开始,爱只属于我们俩,你就是你,我的丈夫,龙殿军……”两人相拥而泣。那束玫瑰在冰雪儿的背后,如同一团燃烧的激情飞焰,在龙殿军的手中熊熊而燃…… 共 480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癫痫病发作时要怎么做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